欢迎光临批存白酒网
更全面的白酒行业门户网站

稻花香里说丰年

中秋国庆双节至,天气朗清,秋风沁入心脾丝丝凉悠。最好丰收时节,适宜打谷。

随意寻了不常穿的衣服换上,原本是要穿着拖鞋的,但被外婆制止了。前几日下雨,地上湿淋,要去的地方有些远,拖鞋怕是拖累。俗话说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想此便乖乖地听话换了布鞋。

背上背篓,带上镰刀袋子等工具,和一众亲友往稻田处去。想来我对这有点远有些误会,翻爬山岭,不过半坡汗豆便顺着脸颊啪啪地落在地上。近年来外出务工的人甚多,村里许多田地荒置,无人耕种自然上山的路也不顺畅,草丛横生,木刺拦路。

弟弟不忍,与我交换,将我背上的背篓接了过去,我便只轻松地拿了一把镰刀跟在他们的后头。

到了家里稻田处,上方一片空地,长满了厚厚的软软的青草,像是一片绿色的棉被,生生召唤着人赤脚踏上去,感受这醇柔。

收稻谷,需得有人下田去割,整齐堆放,然后两人将堆放的稻谷抱回已经铺上胶纸的空地,而脱稻的任务已经交给了舅舅。

稻田里的水还没干,妹妹不敢下田去,总觉得那水里有着许多奇奇怪怪的动物,不留意便要咬她。我是不怕的,径直挽起裤脚,脱了鞋,下了水。

起初是有些凉的,甚至凉得有些入骨。冷得我一个哆嗦,但很快便适应了。拿起镰刀弯腰扎进这飘着淡淡稻香的水田里。

锋利的镰刀快速地与稻谷相接相错,发出嚓嚓的声音,稻花因抖动在水面上了落了一层点点白星,手握稻谷刷刷地反手放在已割过的倒茬上。脚步移动,柔软黄泥是包容大家,会给脚丫子让路,水增加了这轻柔,用咕咕咕来迎接一次又一次的触碰。青荇随意地飘荡,起起伏伏。

偶尔抬头远望,远山如黛,稻谷随风涌起一阵阵波浪,田间人挽裤脚,挥着镰刀在辛勤劳作,田埂上搬运稻谷的人自成诗中清风。

累了便随意寻一个地方坐下,或是草地或是石块或是田埂,总之这里的一切皆会接纳你的一切。躺在已脱去稻谷的稻草上,任由那泥泞的脚丫子摊着,仰着头什么也不想,看天上云飘忽过往,闻风中稻草清香,放空神灵,那一刻便觉人与天只隔一线,伸手便可扯云作枕,挽袖收这满目的山河。

而最令人舒适的是,看着一把把稻谷在机器的运转下唰唰地脱落成粒,饱满地倒入口袋里,将这一年的辛苦收入囊中,外公外婆的脸扬起笑来,那是我一天的满足。

午饭时外公拿出酒来给舅舅和舅公各倒了一碗。这酒是从公司里带回来的,我回来时就问外公,“这酒感觉怎么样?”

他喝了一口,笑了笑,“感觉有一股味道,怪怪的。”

外婆说:“你外公是喝习惯了包谷烧,这酒他喝不惯。”

大概是吧,可是今天一看,带回了六瓶酒,这么快三瓶就见底了,还说不喜欢,骗谁呢?我知道外公啊,是怕我为他喝酒花钱。可是,作为外孙女,又怎么不满足他这点小小喜好呢?还有,中秋国庆自当是要用酒来庆祝庆祝的,更何况咱家稻谷丰收了!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批存白酒网 » 稻花香里说丰年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