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批存白酒网
更全面的白酒行业门户网站

裸体饮酒是行为艺术?

各位看官,我相信你们点开这篇文章很有可能是因为这个标题有点骇人,我猜还有很多朋友在点开的时候心里已经在嘀咕,哼,又一个标题党!

不过标题还真不是噱头,是确有其事,最近看窦苹写的《酒谱》,看到这本书的编者石祥给的这个点评的时候,我也惊了一跳,满头问号,实在是理解不了。

窦苹在原文中是这样说的,“胡毋辅之等方散发裸袒,闭室酣饮已累日。光逸将排户入。守者不听,逸乃脱衣露顶,于狗窦中叫辅之。遽呼入,与饮,不舍昼夜。”

大致的意思是说,胡毋辅之等人散发裸体,关起门来痛饮了好几天。光逸要推门进来。看门人不许,光逸就脱掉了衣服,光着头,钻到狗洞里叫胡毋辅之。胡毋辅之马上让他进房共饮,昼夜不停。

至于胡毋辅之和光逸是谁,这在我满腹快要溢出来的吐槽之下,变得不甚重要。撸起袖子,就想开杠,这一段文字真的是成功地激起我当一个杠精的欲望了!

首先,这故事发生的时候胡毋辅之任乐安太守,史书上对这个辅之的评语是“昼夜酣饮,不视郡事”。而光逸出身寒门,之前是一个小吏,但是行事不拘小节,而被上司除名,后受知于辅之,就成了至交。

且不说胡毋辅之带人在家里面喝了几天酒,毕竟史书已批此人“昼夜酣饮”。但两人既然是至交,为什么看门人不许他进去呢?看门人不认识光逸吗?还是嫌弃他不过是寒门出生,不配来到太守府吗?说不通啊!

这点说不通就算了,这光逸还是一个憨憨,他不向看门人解释自己是辅之的朋友,也不说自己是来干什么的,人家可能连眼珠子转都没有转,就脱了衣服摘了帽子,然后……从狗洞里钻了进去。

古来钻狗洞都是不得已,而且不想让别人知道,说这光逸想要悄悄地进去吧,可他又在狗洞里咋呼,让辅之大惊失色:“这事别人绝对做不出来,肯定是我的光孟祖(他人决不能尔,必我孟祖也)。”

读到这,满头黑线,我总算知道这两人为什么会成为至交了。

而且这不只是一个人的行为,这已经形成了一种社会风气,我就问你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魏晋之际,以阮籍、嵇康、刘伶等为代表,无视礼教、任性放达成为一时风气,像裸体饮酒这样的“行为艺术”,被视为“通达”。如刘伶就曾醉后赤身裸体,坐于房中。

不止魏晋之际,在唐代的时候也有此风气,不过不是闭门昼夜酣饮,而是在园中狎妓颠饮。“唐进士郑愚、刘参、郭保衡、王冲、张道隐,每春选妓三五人,乘犊小车,裸袒园中,叫笑自若,曰颠饮。”

我不知道各位能不能从裸体饮酒这种行为艺术里感悟到“通达”的境界,反正我对这种行为很是不理解,至于颠饮,总觉得和“酒怪”石曼卿有异曲同工之妙,只不过花样多了些。

诸如:他喝酒的时候披头散发,赤裸双脚,还在双手上戴上枷锁,称之为“囚饮”;有时候晚上也不点灯,自己摸黑喝酒,而且要求一起喝酒的客人也这么做,称之为“鬼饮”;有时候爬到树上去饮酒,称之为“巢饮”;有时候和客人一起喝酒,他突然爬到树上,过一会儿又跳下来,如此反复,称之为“鹤饮”,有时候用麻绳把稻草捆在自己身上,直捆的像粽子一般,而且连一起喝酒的客人都捆上,只伸出脑袋喝酒,称之为“鳖饮”。

喝个酒如此之麻烦,也不知是甚恶趣味。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批存白酒网 » 裸体饮酒是行为艺术?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