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批存白酒网
更全面的白酒行业门户网站

一坛浊酒杯盏人生 《长安十二时辰》如何还原盛唐酒事?

周末开刷《长安十二时辰》,从第一集开始,就开始了紧张的观看,紧张是因为一个画面都不能错过,一旦错过就可能错过一个铺垫,剧中服化道更是良心,最大程度还原唐朝,剧中美食、美酒更成为一大亮点。

剧情走到狼卫首领曹破延被长安焦遂救起,老翁递上一杯酒暖身,殷红的酒液,精致的“鹦鹉杯”酒器,无不透漏着盛唐的繁华。焦遂死于酒,而一生更离不开酒,这里不得不提到其原型。历史上的焦遂同李白、贺知章、张旭等并称“饮中八仙”。杜甫《饮中八仙歌》称:“焦遂五斗方卓然,高谈阔论惊四筵。”

杜甫的《饮中八仙歌》

知章骑马似乘船,眼花落井水底眠。汝阳三斗始朝天,道逢麹车口流涎,恨不移封向酒泉。左相日兴费万钱,饮如长鲸吸百川,衔杯乐圣称世贤。宗之潇洒美少年,举觞白眼望青天,皎如玉树临风前。苏晋长斋绣佛前,醉中往往爱逃禅。李白一斗诗百篇,长安市上酒家眠。天子呼来不上船,自称臣是酒中仙。张旭三杯草圣传,脱帽露顶王公前,挥毫落纸如云烟。焦遂五斗方卓然,高谈雄辨惊四筵。

中国葡萄酒的生产在汉代以前就已出现,公元前138年张骞出使西域,已将葡萄酒引进我国,同时也引进了酿造葡萄酒的技术。

李白则在《襄阳歌》中写道:“鸬鹚杓,鹦鹉杯,百年三万六千日,一日须倾三百杯。遥看汉江鸭头绿,恰以蒲萄初嵛醅。此江若变作春酒,垒曲便筑糟丘台。”诗人李白幻想着将一江汉水都化为葡萄美酒,每天都喝它三百杯,一连喝它一百年,也确实要喝掉一江的葡萄酒。

《长安十二时辰》中何监听闻好友焦遂的死讯后悲恸万分,要知道,何监的原型是广有才名的贺知章,与焦遂是至交酒友。

唐代,胡人来我国经商开店,除做珠宝杂货生意外,经营酒肆也是主要行业。在长安(今陕西西安),胡人酒肆主要开设在西市和春明门到曲江一代。而胡姬酒肆里的酒大都是从西域传入的名酒,象高昌的“葡萄酒”,波斯的“三勒浆”、“龙膏酒”等。波斯的“三勒酒”是庵摩勒、毗梨勒、诃梨勒三种酒的合称。

关于三勒浆,元代学者王恽曾记录:“唐代宗大历年间幸太学,以三勒浆赐诸生”。早在唐代,三勒浆就作为皇帝赐给各位太学生的佳品。作为太学生而言,皇帝赐的药酒当然是荣誉的象征,同时三勒浆有着极强的抗疲劳和提升身体抵抗力的作用,皇帝赐三勒浆意味着对自己的高度重视,因此,有唐一代的学子都把能够饮用三勒浆看作是无上的荣誉。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批存白酒网 » 一坛浊酒杯盏人生 《长安十二时辰》如何还原盛唐酒事?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