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批存白酒网
更全面的白酒行业门户网站

再也不喝酒了?怎么可能!吃酒才是最完美的时刻

每个人人生中可能会自己的一杯酒,杯中酒的滋味各不相同。你可以选择和别人共同举杯,也可以怡情自酌。喝酒,有不同的场合和机会,离别的时候喝酒有人会哭,有喜事的时候喝酒有人会笑,也有人会哭。酒里有酸辣苦辣,也有五味人生。

古代人喝的酒中难免有食物残渣,尤其是先秦两汉时期,大多饮用米酒,饮用的方式也是将液体和其中的渣沫一起吃下去,很像今天的醪糟。因此才叫“吃酒”。也因为古代提纯技术不高,古代的酒度数并不高,才会出现那么多健饮之人,“会须一饮三百杯”,“金樽美酒斗十斤”,更是因酒诞生了很多佳作。

最让我惊艳的关于酒的诗几乎全是李白写的,咱们常说李白是诗仙,可在我读了他这些和酒相关的作品后,我却宁愿称他为“酒仙,李清照杯中的酒,有太多情愁,才下眉头,却上心头。曹操的把酒言几何,不是叫人及时行乐,而是觉得时间过得太快,怕来不得有所作为。

饮酒行令,是中国人在饮酒时的一种特有的助兴游戏。“酒令”一词,最早见于《后汉书·贾逵传》:“(贾逵)尝作诗,颂、诔、连珠、酒令凡九篇。”“飞花令”本是中国古代一种喝酒时用来罚酒助兴的酒令。不过,它比“五魁首,六六六”之类的民间酒令高难多了,没有诗词基础的人根本玩不转它。

手势令亦称“招手令”。手势令即覆射猜拳,分覆射令和猜子令,两者都是藏起某物,令对方猜射;或一人说出一字,以该字隐某物,令对方也以一字射此物。覆射游戏早期的玩法主要是制谜猜谜和用盆盂碗等把某物件事先隐藏遮盖起来,让人猜度。而猜拳则是唐代“手势令”的后裔。

中国人的生活中离不开酒,喜事要喝酒,丧事也喝酒,高兴了喝酒,不高兴也喝酒,平淡无奇的日子里更是离不开酒。芸芸众生皆饮酒,却很少有人觉得喝酒也是个人生修炼。马未都先生在《都嘟》中讲过,人类瘾品的最上限是香烟,其次便是酒。

喜欢喝酒的人大抵都是性情中人,比如丰子恺,他每次饮酒大多也要找点缘由。合家团圆他写道:“饮酒大醉,没有赏月就酣睡了”。与朋友相聚他又写道:“草草杯盘共一欢,莫因柴米话辛酸。春风已绿门前草,且耐余寒放眼看。”正是这种“酒对人生”的豁达态度,才使丰子恺面对任何困难都能泰然处之。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批存白酒网 » 再也不喝酒了?怎么可能!吃酒才是最完美的时刻
分享到: